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病毒学研究员周荣个人思考

开此博客想谈谈大半生来对人生、社会、专业的一些思考,或能供有心人士借鉴和参考

 
 
 

日志

 
 

20121225《健康北京》播出的曾光教授有关“阴滋病”问题的观点有待商榷!  

2012-12-28 00:04:35|  分类: 感染性疾病相关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健康北京 20121225 让艾不再恐惧_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_新浪播客
正文 上传时间: 时长:25:25:25 简介: 让艾不再恐惧 20121225 健康北京
新浪视频 - video.sina.com.cn/...802569253.html - 2天前 - 快照 - 预览

前天有病友发短信及打电话告诉我北京科教频道在12月25日下午6:10左右播出了曾光教授这段视频讲话,并发了网上联接给我,我找到后,近日看了2-3遍,就我们对300余名自疑被感染的病人的检测和与数十名“患者”的直接沟通、以及26年多的一线大型临床医院感染性疾病相关的科研经历,认为曾光教授作为中国CDC流行病首席专家在本视频(全长25分25秒)中所讲的80%以上的观点或对“阴滋病”事件的结论有待商榷。(其实,我也早在我办的论坛和这个博客中阐述过了)

20%左右我认为基本正确或问题不大的:

1、该类人员不是HIV感染者。

2、该类人员一开始大都有过“恐艾”经历。

即便是这两点看似正确的结论也并不完成正确的,因为,自始至终就没有人认为他们是HIV感染者,因不管理地方CDC、正规的大型医疗机构特别是传染病专科医院、还是曾教授此次视频中所提及的会更准确的“国家参比实验室”用的技术和方法都是一样,也一样用的是经过SFDA注册批准生产的试剂,也就是说只要是自疑病人在任意正规的医疗机构检测过1-2次,HIV相关指标为阴性的,都可以排除HIV感染的了。而且,许多我接触过的“病友”并不认为自己患的是HIV,而是自己觉得有症状,老找医生看、老被检测HIV。

关于“恐艾”,说准确一点,这群“病人”是“恐未知”、是“恐病”,而不仅仅是“恐艾”,但是“恐病”心理绝大部分人都会有的,HIV检测出阳性者恐不恐?HBV、TB感染者心理压力大不大?检测出肿瘤标志物阳性者慌不慌?除了这群人外、是否还有许多人自觉身体不舒服、患了疑难杂症?我个人认为“恐病”、身体不舒服时心理压力大是普遍现象、只是心理压力程度的大小差异而以。

视频中80%左右曾教授的说法我认为有问题甚至有误导作用的、更不可能让大家或“患者”信服:

1、曾光教授及国家CDC针对这一群病人而言,自始至终只纠缠在“HIV”和“恐艾”上的“疾控综合专家”分析思维不正确!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从这个事件中至少可以找到有益于国人、甚至人类健康的切入点,视频中说他2-3年来的跟踪和研究在第六封公开信为止获得了最后的结论(有关我对其第六封公开信的点评早已在网上公开过、不再缀述)。

2、就他小组召集到北京的59名“患者”、从他在视频中公布的结果看,“有25%的淋巴节增大、11人肝功不正常、5人肾功不正常、还有其他”,他们或其他任何人无法作出这群人就是“没病找病、单纯心理因素”的结论,没有做过普通人群对照检测分析,就不能说正常人群中淋巴节增大的比例也会达到25%或更高。肝、肾功能不正常的比例也会有这么高!如果真有那么高,不能说这群“自疑病人”中检测异常的没有病,而应该是普通人群中不正常的那些人也在被某种病毒或细菌攻击着、严格上讲“也有病”!一个有临床医学知识的人、更应知道肝功、肾功不正常者多会有乏力及其他不服舒的感觉。所以,就他自己公布的检诊结果看,无法否定这些人有病、下单纯因素结论的,至于是什么病?是病原感染引起来的?还是这群人“乱吃药”引起来的?作为CDC、并且如视频中所讲整合了中国病毒所、流行病所等国家最高水平的力量、应该去作进一步的剖析,而不是简单下一个“非HIV”、“单纯恐艾”这个结论,其实这个结论不用您们下的,从科学的角度讲、几乎所这个领域的医生和专家都可以在检测过后告诉这些“病人”不是HIV感染、你怀疑被HIV感染是疑病心理。但是否有其他问题有待排除,因人类疾病中不只是有HIV和恐艾,HIV感染可能只占人类疾病千万分之一。

3、反复纠结HIV及强调病人的恐艾心理,而不去分析病人恐艾心理的成因、不愿意明确地告诉病人“自觉疑似HIV症状、甚至临床上认为应该去检测HIV时的症状”并非只有HIV感染后才引起,而去明确地告诉病人,可以感染人类的病原数以万计、其中有许多病原感染后的症状与HIV感染相似,症状与病原不是一一对应关系,症状只是一个提示作用,最终的结果是实验室的病原检测,就HIV而言,实验室检测可以作出明确的判断。如果实验室按标准检测(标准的试剂和时间)是阴性了、现阶段就不会是HIV感染了。至于HIV感染早期常出现的病人自觉症状“在感染艾滋病病毒数周内可能出现一些急性早期病状,如淋巴结肿大、皮疹、盗汗、头痛、咳嗽等,有的与一般感冒差不多。”(教科书中这么写的)在许多其他病原感染时也会发生、不是HIV所特有的,同时,“有高危行为的人若出现以下症状可高度怀疑感染了艾滋病,如长期低热、慢性腹泻、体重下降、咳嗽、盗汗等。”这句话应该修正、更贴切一些为好,仔细想想,不是大家“恐艾”,而是 “有高危行为的人若出现以下症状可高度怀疑感染了艾滋病”的指南引导了大家不得不“恐艾”啊。

4、25日的视频中曾光教授以国家CDC流行病首席专家的权威身份,批评了某大学免疫学专家、某研究所病毒研究人员,认为前者没接触过病人是在臆想、后者也检测不全面在误导,大家应该更相信他们这些疾病综合专家或“大家”。但只是一些呼吁或自己定位是不能解决或说明任何问题的,如果以下一些基本事实和现象“大家”们都不承认和去认真剖析,想让大家只盲目地去听“大家”的,短期可能风平浪静片刻、而并不能解决长期、实质性的问题:

1)、“权威专家们”能否承认并亲口来告诉大家资料中所说的HIV感染表现出的症状是许多已知病毒感染后也能产生的?而且、即便是HIV感染者,这些可能的症状也不一定是HIV感染后直接产生的?

2)、“权威专家们”能否承认并亲口来告诉大家即便是CD3、4计数下降也是许多病毒感染后可以引起的、并非是HIV所特有的?

3)、“权威专家们”能否承认并亲口来告诉大家体内普遍潜伏的多种疱疹病毒可以在其他病原感染、心理周期变化、心理压力大、以及其他理化因素变化等时会被激活或复发产生那些相关的症状。(当然、原发感染时更会产生这些症状)。(但大家不用恐慌,身体免疫系统会抵御它们、维持我们的生命和健康的。),即便心理因素引起的身体症状也可能是通过“某种病原”起到了“桥梁”作用,症状的产生一定会是以某种病理变化为基础的。

4)、“权威专家们”能否承认并亲口来告诉大家广一从近30%自疑者体内检测到的淋球菌、衣原体等传统的性传播病原体(当然,就我所知曾教授团队虽有与国家性艾中心联手、但应未取生殖道样本检测相关项目)如果不及时治疗好,长期在体内存在也会引起他们可能感觉的症状?

。。。。。。

我想对曾光教授团队及CDC系统呼吁的是:

1、病原体感染急性期症状明显、容易明确症状与病原体之间的关系,这个环节的工作就病原体流行病学监测而言(包括已经相对认知较深并建立了相关规范的几大重要传染病和病原体、如HIV、HBV、TB等)完全可以以合适的方式前移到合适的临床医疗机构(比如符合CDC相关感染性疾病监测规范、并愿意作为CDC监测实验室承担相应职责的专科医院);CDC更重要的功能是组织、统计分析、管理、指南的制订和推广,尽量不要去重复医疗机构已可以胜任或可以做得更好的工作;CDC的编制毕竟有限,好钢应用在刀刃上。

2、CDC的专家定位为有病原或病因、临床、流行病学、防控等综合资深知识、经验和迅速应对能力的综合型专家,我个人同意也认为这个定位十分正确。但问题是现在咱们CDC的专家、特别是各个方向的首席专家是否真正具有这个素质?胜任这个岗位呢?至少从“阴滋病”事件上没有看到呈现出来的迹象。因曾教授代表CDC最高水准和权威的团队,虽然做了不少事情,似乎就只会定位在机械地甄别、排除是不是HIV感染、或“恐艾”,而不去详细和科学地分析这群人是否真的可能还有其他感染性疾病、或者“恐艾”的成因?没有表现出来令人信服的高度综合分析和疾控思维与时俱进、和一个国家最高水平和权威团队的高水平顶层设计等能力。至少我个人认为的两大因素被严重忽视:

1)、忽视该群人在“疑病”或“恐艾”发生可能具有的客观原因:A、有关HIV危害性的高强度宣传可以让任何人“谈艾色变”、即“恐艾”;B、科技人员的“追新”、有时甚至过度的炒作,让人误解为“新的病原比旧的或未知的病原比已知更能让人致病或会得不治之症、已知的都有办法治、未知的人类束手无策”,而不去努力普及人体免疫系统防病、抗病的机理和知识。C、因为宣教的不足或普通人群理解不到位,这群人中的大部分人在其有非伴侣性行为后可能在相对近期内被某种病原感染出现了与书本或网络上提示可能被HIV感染的相似症状(前文中有引述:“在感染艾滋病病毒数周内可能出现一些急性早期病状,如淋巴结肿大、皮疹、盗汗、头痛、咳嗽等,有的与一般感冒差不多。”(教科书中这么写的)“有高危行为的人若出现以下症状可高度怀疑感染了艾滋病,如长期低热、慢性腹泻、体重下降、咳嗽、盗汗等。”)。他们在身体出现某种症状(在这个时间点附近任何人都有可能生病、与他们是否有过高危性行为绝大部分可能完全无关)、即便是个“普通感冒”也自然就会自寻查找、自然也不得不想到或去排查HIV。是否专业人员能够反过来强调“淋巴结肿大、皮疹、盗汗、头痛、咳嗽等”症状是人类最常见的多发症状;即便是长期低热、慢性腹泻、体重下降、咳嗽、盗汗等、即便有过高危性行为,也99.9%以上不会是HIV感染,HIV感染一定要有HIV病毒的实验室证据才能确定、否则即可排除?

2)、忽视了除大家熟知的HIV、HBV、TB、HCV等几个病原体外、还有许多病原体感染(包括多种可经呼吸道、胃肠道、生殖道传染的病原体)可形成持续感染或慢性感染或复发感染及其危害性问题,我个人认为对更多的不能够在较短时间身体“自限”清除的病毒我国应加强研究、研制治疗药物和疫苗,这才是我国CDC病原学和流行病学专家更应参与或主导或承担起的主要任务之一(因为您们有固定支持、有各种资源可利用)。这些可形成持续感染或慢性感染或复发感染的病毒的重要性应提高到与HIV、HBV、TB等同等重要的地位上来。就这一点而言,是我们介入到“阴滋病”事件中的最大收获和认识。希望您们也能够重视而不要继续忽略!

 

同时,我再次真诚地向网友们或病友们说几句:

1、大家不是HIV、不要“恐艾”或“恐病”。

2、从流行病学和大家的情况分析,大家不可能是被同一种“某病原”感染,当然,曾教授要介入到这件事上来也不应定位去找“同一病原”、而要有开放思维、相对个性化地去找原因。如果大家都强调或定位非要去找同一个统一“病原”或“因素”,那曾光教授就是对的,那就是“恐艾”或“恐病”、即“心理因素”。

3、至于是已知还是未知的大家都不必惊恐,面对所有感染疾病,这群病人与全人类所有人一样,只能正确面对,主要的对策就是“检测到常发性病或其他病原体感染的及时针对性治疗,对付其他的不管有还是无、已知还是未知的病原体感染,最重要做到的是有明显症状时去正规的医疗机构找专家对症诊治,个人应做到的是心情愉快、加强煅炼、保证休息、正常工作、作息规律。”

4、人类的一生是与感染性病原体战斗的一生,自古以来就是这样,任何人都不可能避免,但我们的免疫系统足够强大保证着我们的健康和生命的延续,现代医学的发展会让我们更健康、长寿。对于一些危害较大的病原体科技界一定会去研究、找到科学的防控诊治方法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